近年来,富民县以乡村振兴战略为契机,不断加强乡土人才队伍结构,培育了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队伍。但随着乡村振兴战略深入推进,乡土人才总量不足、结构不优、质量不高、培育不够的问题逐步凸显,亟待解决。

一、面临的问题

(一)乡土人才总量不足

随着城镇进程加快,乡村常住人口锐减。农村基础设施、精神文化相对滞后,以及城乡之间发展差距,导致大量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农村出现空心化、空巢化现象。

(二)乡土人才素质不高

从事农业的一线人员,受教育程度低,综合素质相对较低,知识面较窄,对新事物、新技能的了解和掌握不足,不能很好的适应乡村振兴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农村现代化的发展。

(三)人才培训效果不佳

现在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层出不穷,三产加速融合,生产经营模式不断创新,培训内容跟不上发展需求的变化,乡村人才培养滞后于乡村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培训内容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所提供培训内容与培训需求之间存在一定的偏差,无法满足农民的需求。大量的培训课程出现“形而上学”,主要以理论培训为主,缺乏实用性农业技术的培训,导致在培训内容方面出现“学而无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培训对象的积极性和热情,无法从根本上提高乡土人才的质量。

(四)激励保障机制不全

县委县政府制定出台了激励政策,对乡土人才工作提出了明确目标和具体措施。但从总体上看,乡土人才的选拔、激励和保障机制落实的并不到位。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乡土人才干事创业的热情。

二、对策建议

推进乡村人才振兴,需瞄准关键点,靶向施策,精准发力,打好”乡情牌”,念好”人才经”,把人才聚起来、用起来、留下来,激励各类人才在农村广阔天地大显身手,以人才振兴引领乡村振兴。

(一)广开道路,汇聚人才智力

引导各类人才投身乡村建设。搭建多种形式的农业创业创新平台,实施高层次人才认定、紧缺急需人才引进指导目录等项目,加大涉农领域人才引进和支持力度。基层事业单位适当放竞招聘条件,简化优化招聘程序。将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与乡村振兴有机结合,鼓励高校毕业生到乡村从事支教、支农、支医和扶贫服务,组织专家深入乡村开展技术指导和智力帮扶。鼓励引导企业家、党政干部、医生教师、律师、技能人才等下乡服务。与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培养一批德才兼优、愿意扎根乡村的年轻人才。建立乡村人才培育机制,加大培养人才力度,鼓励、支持、吸纳一批来自农村又有志于扎根农村、促进现代农业发展的大学毕业生返乡,重点引入来自农村的农业职业教育大中专学生。

(二)立足本土,提升人才素质

根据乡村振兴需要和农村实际,进一步加强农村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培育造就更多新型职业农民,激发人才潜能。大力培养本士能人,从事农业生产经营农民对于农村地区乃至农业生产工作具有很高的归属感和积极性,并在农民中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要充分利用各种资源大力开展教育培训,把他们培育成懂“三农”、懂市场、懂管理的“本土能人”。深入实施高素质农民培育、农技人才知识更新、农村实用技术远程培训,培养新一代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优化农业从业者结构。依托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资源,鼓励农民通过弹性学制接受中高等农业职业教育,提高综合素质和职业能力。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经营者、农民专业合作社带头人、农业龙头企业负责人等为主要对象,加强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的培训。积极挖掘和培养各领域能工巧匠、民间艺人等乡土人才,加强乡土人才技能培训和示范,发挥乡土人才在技艺传承、产业发展等方面的带动作用。

(三)完善机制,不拘一格用才

健全人才使用机制,敢于打破陈规、突破条框,拓竞选人视野。探索创新乡村人才评价机制,建立灵活的乡村人才评价体系,树立重能力、重实践的评价导向,科学合理设置评价指标和评价方式。实行专业技术岗位动态调整机制,适当提高基层事业单位中、高级岗位比重,拓展基层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空间。畅通乡土人才成长通道,建立乡土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贯通渠道,让更多“土专家”获得专业技术资格。鼓励引导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科研人员到乡村挂职、兼职或离职创新创业。鼓励通过兼职、咨询顾问、项目服务、单位合作等方式,柔性引进乡村发展所需的高层次人才和紧缺急需人才。

(四)优化环境,筑巢引凤栖才

环境好,则人才聚、事业兴。为乡村人才发展营造良好环境,提供优质的人才成长硬环境、完善的政策支持软环境,更大程度地激发人才活力。加大乡村人才振兴经费投入力度,将相关工作纳入各级财政预算,建立多元化投入保障机制,调动各方面积极性,落实和完善融资贷款、税收优惠、用地用电、配套设施建设等扶持政策。提高乡村人才激励水平,适当提高乡村工作人员的福利待遇。提高乡村医疗、教育、农业等专业技术人才的待遇水平,建立健全以尊重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利益分配机制。探索公益性和经营性农技推广融合发展机制,允许农技人员通过提供增值服务合理取酬。改善乡村人才工作和生活条件,提升住房保障、子女教育、医疗保健等公共服务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