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2386456_4c7c00bd

李开斌 受访者供图

坐在记者眼前的李开斌不卑不亢,甚至有些不善言辞,谈到工作中的辛苦、心酸与欣慰,他总是轻描淡写,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他脖子后面是一道20多公分长且清晰可见的疤痕,2015年,李开斌做了第二次手术,距离第一次的开颅手术仅仅过去五年时间。

李开斌1958年生于云南省牟定县一个山区农民家庭,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李开斌的愿望是要让种田人都能够吃饱饭,所以他选择了农业专业。1977年农校毕业的李开斌被分配到楚雄州农科所从事水稻育种工作,他不断学习充电,钻研业务,担任过楚雄州农科所水稻育种栽培站站长、研究员,主持育成“楚粳系列”水稻品种33个,育成了云南仅有的3个超级稻品种,选育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楚粳系列”良种目前也是我省推广面积最大的主栽系列品种,约占全省适宜稻区种植面积的87%,同时在川、黔、藏毗邻地区广泛种植,部分品种被引种到老挝、埃塞俄比亚等国家。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省开始超级稻研究,但由于海拔高,昼夜温差大,立体气候复杂多变,就连当时考察的日本专家也断言——“你们这里种不出什么东西。”

“凭什么我们就不行。“有些执拗的李开斌和他的团队一头扎进超级稻的前沿课题,不断摸索创新,终于迎来了超级稻的突破性进展。彼时,李开斌惊奇地发现,其中一个选育对象的穗子虽然短,但“背子”却很密,于是按照排序将其定名为楚粳27号,进行重点培育。2007年楚粳27号被农业部确认为超级稻品种,实现了云南省超级稻的零突破。

继楚粳27号后,楚粳28号于2012年被农业部确认为超级稻品种,该品种百亩示范方平均亩产1002.11千克,创粳稻百亩平均亩产世界纪录,品质达国家优质米1级标准,实现了云南高原粳稻区超级稻品种高产与优质的统一。继前两个超级稻之后,2017年育成的楚粳37号被农业部认定为超级稻品种,再次创下高原粳稻单产纪录,并现呈出强劲的推广应用势头。

在超级稻的世界里,一个新品种的诞生需要8至10年,研究者须耐得住艰辛苦涩,受得住寂寞清贫,一心扎在工作里的李开斌陷入家庭与事业无法同时兼顾的两难。

妻子张天春与李开斌同在一单位,既是李开斌的得力助手,又是家里的贤内助。彼时的李开斌,难得答应去幼儿园接孩子,但最终没有出现,孩子哭得惨兮兮的,让人看了心疼。后来一问才知道,李开斌在田里忙于选种工作,竟全然忘记了接孩子这档事,一向脾气柔和的张天春这次不乐意了。她说:“你就待在田里吃谷子吧,别回来了。”

每年盛夏正好是配制杂交组合的黄金时间,李开斌要在温室内待1个多月,40℃的高温、高湿,每天6-7个小时,一般人进去之后再出来就会感冒,可李开斌却淡淡地说:“习惯就好了”;每年在大田选种也要一个多月时间,每天站立10多个小时,李开斌拿着棍子,一株一株挑选,长期重复一个动作,他的右手腕因此出现关节劳损。

2010年6月,李开斌感到视力模糊,身体不适,单位领导和同事劝他住院检查。但他却坚持,再怎么难,也要等到温室杂交工作做完。后来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脑膜瘤,李开斌接受了开颅手术。出院不久,他不顾家人和同事劝阻,在妻子的搀扶下,又走向了他钟爱的田间地头。

距离开颅手术五年之后,时间来到了2015年,李开斌的身体状况再次急转直下。正值水稻选种的关键期,他忍着身上的剧痛,硬抗了10多天,直到把选种做完后才去医院检查,医生告知李开斌,他的颈椎上长了一个蚕豆大的瘤压迫神经,必须手术,风险远高于5年前的开颅手术。

再次从死神手中被捞回来的李开斌,首先询问的是:“杂交做完没有?秧苗长势怎么样?”

2018年李开斌不顾组织挽留,毅然办理了退休手续。他说,年龄到了,该退就退,不要给组织添麻烦。退休之后的李开斌不顾每况愈下的身体,每每在选种的关键时期都会主动到试验田,与同事一起顶着烈日风雨开展选种工作,从不多要一分报酬。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省内累计推广种植“楚粳系列”品种7950.11万亩,累计增产稻谷48.68亿千克,新增产值117.19亿元。种子企业开发楚粳良种创造利润近亿元,在贫困地区示范种植楚粳39号、48号等香、软品种约50万亩,实现农民增收4亿元,有力推动当地优质米产业发展,为科技扶贫助力脱贫攻坚作出了积极贡献。

时至今日,李开斌共获科技成果奖35项,其中,省部级一等奖3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13项;2010年分别被国务院、中国科协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2011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粮食生产突出贡献农业科技人员”称号,2016年荣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同时在国家、省级学术刊物发表育种实践论文30余篇。

有人将李开斌比作云南的袁隆平,但李开斌却说,自己只是一个“不忘初心、践行使命”的普通党员,一个从小立志“要让种田人吃饱饭“的稻田守望者。(云南网 记者秦明豫)